老婆不能生育,我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替我生孩子,陪情人孕检时,

2020-07-31 国际VR

老婆不能生育,我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替我生孩子,陪情人孕检时,

(仅为示意图)

我想要个孩子。对于一个30岁的男人来说,这是一个很自然的愿望。走在路上,偶然碰上小孩子,他们粉嘟嘟的小手臂和天使般的面孔总让我有剎那间的失神。越来越觉得房子空旷,彷彿电视里的对话都有回声。

其实佳美提过的,她说,良文,乡下二叔说,隔壁生了个小女孩,不如我们……我打断她,明天我可能要出趟远门。我站起身,把她丢在客厅里。

半夜醒来,佳美不在身边,客厅里传来细微的电视声响。我走出去,佳美倚在沙发上睡着了,脸上还有泪痕。我的心软下来,手抚在她的面孔。

我爱她。从恋爱到结婚,五年时间说漫长也够漫长了。我仍然觉得自己深爱她。我从来没忘记过自己对她的承诺,生不生孩子有什幺关係,只要我们俩在一起幸福。是真心话,只不过那时候我高估了自己。我以为孩子这个东西,最多不过是锦上添花。但其实,不可或缺。

老友江南说找个女人生孩子,到时候就说是哪里捡来的就行了!大家心甘情愿,各取所需。

江南的话在我心里落了根。好长一段时间,我的脑子里只想着这个。越想越觉得江南有道理。

老婆不能生育,我在外面找了一个女人替我生孩子,陪情人孕检时,

我决定,找个女人,给我生个孩子,那个人就是书芒。

她是我的第一个网友,平时很聊得来,偶尔也开一点无伤大雅的暧昧玩笑。我知道她对我有好感,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我们视频过。我约她喝茶,她很爽快地答应下来。

我们喝了一点酒,她的目光始终留连在我身上。这样的见面,谁都知道意味着什幺。可是瞬间里我只想快一点结束这场荒唐的开始,我甚至决定一回家就删掉她的Q,从此与她做回陌生人。

夜深时我送她回家。她小跑在我前面,回过头来叫我,良文良文。我忍不住吻了她...她不停追问,你爱我吗?这并非我的初衷。我原本只想要没有感情的性和一个属于我的孩子。

我对佳美说的谎越来越多。佳美从没一丝怀疑。她总是微笑着回答我,好了好了,知道了。我常常觉得歉疚,于是百般地对她好,给她买各种东西,一回家就抢着做家务。

但我和书芒呆在一块的时间越来越多。书芒心无城府,单纯地对我好。我在佳美那里所做的一切,便是弥补我在书芒处为书芒所做的一切。有时候我会觉得惶恐,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幺地方值得两个女人对我死心塌地。

大姐给我打来电话,问起佳美,说是在街上碰到她,她好像瘦了很多,是不是病了?我说,没有啊。

大姐有点不满,她与佳美一向亲厚。你要多关心她,佳美是个好女人!大姐说。我有点紧张,像是被看穿了底细。

有一天,书芒欣喜地对我说,良文,良文,我有了!我紧紧地抱住她,突然哭了。她说,我就知道,良文,你想要个孩子,我给你生。

我抬说,书芒,我会跟她离婚。书芒看着我,含泪笑了。

我们在一起这幺久,她从来没有问起过佳美,从来没有要求我离婚。可这一刻我想,为了她,为了孩子,我愿意离婚,那是值得的。

这一晚我回家格外地早。佳美不在家。

一直到深夜,佳美才回来。她脸色苍白,看到我勉强笑了笑,我扶住她的臂膀,问,你病了?她说,呵,感冒,没事。

我把她扶到沙发上躺着,给她倒杯水。然后打开电视机开始看电视,一边盘算着怎幺向她开口。蓦然一回头间,看到她眼角不断地渗出泪珠来。我怔住了,愧疚紧紧地抓住了我。我想,等两天,再说。

一个星期后,书芒突然见了红。我带着她去了大姐的医院。总归是自己的姐姐,有什幺,也好说话。

大姐一看我们这样子,什幺都明白了。她立刻给书芒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,然后沖我使了使眼色。

我做好了準备,哪怕她骂我打我,我也要坚持下来。那是我的孩子!我梦想了多久啊。

大姐盯着我骂,你疯了!我说,我想要个孩子。大姐,你明白吗?

大姐说,良文,你真是猪啊你。你马上跟这个女人分手!我执拗地摇头,不可能,她有了我的孩子!我会和佳美离婚!我知道我对不起佳美,但是,我真的真的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!

大姐说,良文,当年你和佳美的婚检,是在我这里做的。你知道不知道,是佳美恳求我,说没有生育能力的那个人是她!你明白了没有?

我愣愣地看着大姐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等反应过来,心骤然疼得让我直不起腰来。

什幺什幺?我怀疑我快要疯了。

我把书芒丢在了医院,疯狂地赶回家去。

我把家里所有的柜子抽屉都翻了个遍,终于在我们的结婚证书的封皮夹层看到了微微泛黄的婚检单!

什幺叫晴天霹雳,这下子,我算是深切体会了。惭愧、愤怒紧紧地纠缠住我,一颗心几乎炸裂开来!我颤抖着双手给书芒发了简讯,你好自为之吧。不要再找我。她原本冰雪聪明,应该会明白我的意思。

我只痛恨我自己。大姐没说错,我就是一头猪,而且是最蠢的那头。

我把家里整理得乾乾净净,我还做了佳美最爱吃的酸汤鱼。七点三十分,门开了,佳美回来了。我紧紧地抱住了她。

我们俩都哭了。我想,我一辈子都要好好去爱这个女人。过去的那一些日子,我会忘掉。包括抽屉里发现的佳美还没来得及销毁的记事本,那上面记载了她半年来的种种,她渴望有一个孩子,她与一个男人相爱,她做掉了男人的孩子,与男人分手,因为她觉得,她更爱我,她不愿意失去我。

她写道,从此后,我心甘情愿,就这样守着他过一生,也很幸福。

我想,我也将这样,心甘情愿守着她,过一生。